A-
9
A+
赤金/暗黑
墨绿/若竹
墨绿/赭石
灰白/深灰
亮白/暗蓝
暗红/淡粉
作品相关

广场的某个角落,一个人静静的躺在草地上,看着天空划过的流星,他点燃了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,慢慢的将烟雾吹向星空……

“三媳妇儿,不好了,我孙子生病了,你快来看看吧。”一个老太太跑到屋里对一个女人说。这个女人突然从床上坐了起来,边穿衣服边说,“妈,晓星怎么了?今天晚上在我家的时候不是好好的吗?”老太太用手擦了擦眼泪,“哎,你别说了,快去看看吧。”

“晓星,你怎么了?说话啊?妈,看着他只有出气儿没有进气儿,我背他去医院吧,你快通知晓星他爸妈。”女人说完背起晓星就往屋外跑去。

“妈,晓星呢,在哪里?”晓星的妈妈急匆匆的跑到了医院,晓星的奶奶边哭边说,“秀珠,你也别着急,正在里边急救呢。孩子他三大娘背了他十几里路才到这里的,哎,要是没有她,你说这咋办啊。”这时,医生从急救室里走了出来,“谁是孩子的家长?”许秀珠和朱启山站了起来,“我是。”医生看了看他们,“你们的孩子得了急性肺炎,我们要尽快动手术,不过有一定的危险,请你们在这里签下字。”他说完拿起一张纸放在了他们眼前,秀珠愣住了,“医生,你说有危险,什么危险?我的孩子怎么会得急性肺炎?”医生摇了摇头,“孩子由于平常感冒没有及时得到治疗,也可能因为最近天气关系,不过幸好你们送来的及时,要不然孩子的命肯定保不住。请你们快点在这里签字吧。”启山拿起医生给的笔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,秀珠边哭边捶打着启山,“谁让你签的,我们的孩子没事,他不会死的。”她转过身对医生说道,“医生,请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孩子,不管花多少钱,我们都愿意,如果你们把我孩子治没了,我要你们负责任。”医生摇了摇头,“请您冷静下好吗?我们一定会竭尽权利救治的,不过手术有一定的危险性,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。”医生说完走进了急救室,此时他们把晓星从急救室推进了手术室,秀珠跟着晓星的床位跑着说,“晓星啊,你可一定要活下来,你要有个三长两短,你让妈妈怎么活啊。”一名护士把秀珠拉了开,“请你们冷静一下,病人现在要动手术,请你们在座位上等着好吗?”

“妈,启山,三嫂,你们说晓星都进去三个多小时了,怎么到现在还没出来啊,启山,你说我该怎么办啊?”启山抱着秀珠,拍了拍她的后背,“秀珠,别难受了,我们要相信医生,相信晓星,他一定会好起来的。”秀珠挣脱开了启山的怀抱,“你怎么这么冷静,难道你不着急吗?晓星不是你儿子吗?”启山摇了摇头,“你说什么呢,我不着急?我比谁都着急,不过有用吗?你要相信他们,明白吗?”秀珠哭着说着,“我不明白。”晓星的三大娘连忙走了过来,“你们别吵了,吵架有用吗?放心吧,晓星肯定没事,都坐下,你们也都这么大了,也让咱妈省省心。”秀珠看了看晓星的奶奶,她正在抱着自己的头痛哭,“妈,你也别难受了好吗?别哭了,哭多了伤身体。”晓星的奶奶说,“都怪我,以为孩子得的只是轻微感冒,没想到,都怪我没把他照顾好。”秀珠说,“妈,我不怪你,这不是你的责任,要怪怪我们。不该把他丢在老家就撒手不管。”启山走了过来,“是啊,妈,你别难受了,都是我们的错。”此时手术室的红灯已经关掉了,医生从手术室走了出来,擦了擦额头的汗水,“孩子已经度过危险期,再过一个月他就可以出院了,请你们放心吧。”秀珠拉着医生的衣服说道,“医生,谢谢,谢谢你。你是我们的救命恩人。”医生笑了笑,“这些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孩子现在需要休息,”他看了看手腕的表,“现在已经凌晨两点多了,你们留一个人照顾孩子,其他人回去休息吧。”说完转身走进了自己的办公室。秀珠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“启山,你和妈他们走吧,我留下来。”启山点了点头,“恩,妈,都这么晚了,我们回去吧,明天我们再来,三嫂,辛苦你了。”秀珠站在医院门口送走了启山他们,她回过身,走进了晓星的病房内。
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确定
打赏
464书币
打赏
打赏
  • 100书币
  • 200书币
  • 300书币
  • 500书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