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
9
A+
赤金/暗黑
墨绿/若竹
墨绿/赭石
灰白/深灰
亮白/暗蓝
暗红/淡粉
第十三节 车祸

“奶奶,我出去玩会儿啊,一会儿就回来了。”晓星跑到厨房对奶奶说道,奶奶说,“该吃饭了,你又去哪啊?你妈一会儿就回来了”晓星笑了笑说道,“我就出去玩一会儿,你不是还没做好饭吗?再说了,我妈再过一会儿才回来,就出去玩一会儿啊。”晓星说完就已经跑到了楼下。

“晓星你爸在家吗?”晓星回过头,“哦,六叔,你怎么来了?我爸不在,我哥在家呢。有什么事儿吗?”晓星的六叔说,“快,回家,你妈出车祸了。”晓星愣在了原地,“出车祸?我妈吗?”六叔说道,“你还愣着干嘛,走,快点回家,告诉你哥,让你哥赶快通知你爸爸。”晓星回过神来,他边跑边说,“六叔,我妈她不严重吧?怎么会出祸了?”六叔说,“先别问那么多了,回到家见你哥再说。”

“哥,哥,不好了,出事了。”晓星跑到家里对晓峰说道。晓峰从床上慢吞吞的坐了起来,“什么事儿,这么急?哦,六叔也来了,怎么了?”六叔摇了摇头,叹了口气说,“快点跟你爸联系下吧,你妈出车祸了。”晓峰听后连忙从床上站了下来,“六叔,我妈怎么会出车祸?严不严重?”六叔说,“我也不清楚,总之我在路上的时候看见有人出车祸了,就挤过去看了看,谁知道一看是你妈,流了好多血。”晓峰正要往屋外跑,六叔拉住了他,“你回来,你去哪?你爸呢?赶快通知你爸。”正说着,启山打开了房门,“刚才你们说什么?”晓峰哭着说着,“爸,我妈出事了,出车祸了,你看怎么办啊?”启山手里提着一包鸡蛋啪的一声全碎了,“振生,她在哪个医院?”振生说,“哎,在中医院,你也别着急,嫂子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,只是左胳膊被车轮子压得骨折了。”启山着急的说到,“都还愣在这里干什么啊?快走啊。对了,晓星在家待着,你奶奶呢?她知道吗?”晓星哭着说着,“她不知道。”启山蹲在了晓星的面前,“晓星,乖,我们先去医院看看你的妈妈,你先别把这几件事情告诉你奶奶,她最近身体不太好。”晓星点了点头,“恩,不过,爸爸,我也要去,我想去看看我妈妈,我求求你,你就让我去吧?”晓星哭着拽着启山的腿说道。启山摇了摇头,“哎,那好吧,我们去医院。”启山走到了厨房门口,敲了敲门,“妈,我和晓星他们出去一会儿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奶奶打开了门,“要吃饭了,你们去哪啊?振生也来了?先来吃饭。”振生对晓星的奶奶说道,“妈,我就不吃了,我叫他们有点事情,一会儿就回来。”奶奶看了看晓星和晓峰,“他们也去啊?”启山说,“恩,妈,你先吃吧。”奶奶摇着头说,“哎,孩子都大了,管不了了,早去早回,啊?!”启山点了点头,“哎,妈。”说完连忙拉着晓星他们跑去了医院。秀珠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,全身裹着纱布,启山跑到她的跟前,“秀珠,秀珠?”这时医生走了过来,“你们是病人的家属吗?”启山说,“是的。”医生看了看启山,“请你跟我来一趟。”启山和医生来到了病房外边,“病人现在还处在昏迷当中,她的胳膊已经粉碎性骨折,可能要……”启山愣了一下,“你说要截肢?”医生叹了口气说到,“是的,细菌已经大面积感染伤口,如果病人在明天早上之前还不醒的话就要对她进行截肢,,要不然会有生命危险。”启山抱着头蹲在了地上,“医生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医生摇了摇头,“请你们做好心理准备。”他说完进了病房,“病人现在需要休息,请你们明天再来吧。”“那好吧,谢谢医生”振生说完拉着晓星他们离开了病房。启山还在地上坐着,振生说,“五哥,你要振作起来,嫂子会好起来的。你看孩子们也都在,咱们回家再慢慢商量吧。”启山看了看晓峰,“晓峰,如果,你妈以后没有左胳膊了怎么办?”晓峰连忙摇头的说道,“爸爸,你开玩笑吧?我妈不会有事儿的。”启山摇了摇头,擦了擦眼角的泪水,站了起来说,“好吧,你们回家吧,我在这里照顾你们的妈妈。”晓峰说。“恩,那爸爸,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,我们先走了,明天放学后我们再来。”启山挥了挥手,“振生,领着他们回去吧。”在回家的路上晓峰对晓星说,“晓星,咱妈出车祸的事情除了咱们家人,你不要和其他没人说,知道吗?”晓星抬起头,“哥,为什么啊?”晓峰说到,“叫你不说你就不要说,没有为什么。”晓星委屈的落下了泪,“哥,为什么不让我说啊?”晓峰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咱妈现在这么严重,你要是跟别人说了,咱家今后一段时间家里没人,要是遇到坏人怎么办?”晓星擦了擦眼泪,“恩,哥,我知道了,你放心吧。”晓峰又继续问道,“我忘了问你了,刚才在医院的时候你怎么离妈那么远啊?平常妈待你最亲了,今天你怎么回事?”晓星挠了挠头,“我害怕,妈身上那么多血。”晓峰说,“胆小鬼,那是咱妈啊。”,振生回过头,“你们哥俩在说什么呢?快点回家吧,要不你奶奶该等急了。”晓峰恩了一句拉着晓星跑回了家。

“你们怎么才回来啊?饭都凉了,快吃饭吧。哦,对了,振生,你今天怎么来了,有什么事情吗?他们爸妈呢?”奶奶对着振生说,又看了看晓星他们。振生挤出了点笑容,“妈,没事,我想你了就来看看。”奶奶看着晓星说道,“晓星,你怎么哭了?到底怎么回事?你跟奶奶说说。”晓星此时哇哇的哭了起来,“奶奶,我妈出车祸了,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呢。”奶奶差点没晕过去,“晓星,你说什么?你妈出车祸了?”晓星只是在那里哭着,奶奶又看了看振生,“你嫂子怎么了?”振生说到,“哎,我五哥本来不让我和你说的,说你身体不好。”奶奶着急的说道,“怎么?你要急死我这个老太婆啊,快说。”振生叹了口气把事情的经过和奶奶说了一遍。奶奶一边擦着眼泪,一边说道,“哎,怎么好好的会出这种事情。希望你嫂子能快点好起来吧。你们也饿了吧,先吃饭吧,明天早上我做点粥你给你嫂子和你五哥带过去。”振生点了点头,“知道了!妈。”

第二天下午放学后,晓峰领着晓星来到了医院里,正要进病房的时候见到了启山。“爸,我妈怎么了样了?”启山说,“恩,你妈醒了,就是身体很虚弱。你们进去吧,别惹你妈生气。”他们进到了病房里,秀珠慢慢的伸出了右手,“你们来了,来,快坐。妈妈把你们吓坏了吧。”晓星哭着说,“妈,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秀珠有气无力的说道,“我也不知道,听你爸爸说是早上。”晓峰说到,“妈,你别说话了,再睡会儿吧。”秀珠摇了摇头,“不睡了,我都睡了一天了,告诉你们个事情,你爸准备把你妈的胳膊截掉。”晓峰瞪着眼睛说到,“为什么?怎么可能?”秀珠留着眼泪说,“你爸都已经签了字了,这是我的胳膊,都没经过我的同意。”启山叹了口气,说,“你和孩子说这些干什么?医生不是说了吗?只要你今天醒了就不用截了,我们家的运气还算不错,今天我打听了,正好这两天从北京来医院个骨折专家。听说他能用针灸解毒让你的胳膊复原,只是没有以前那么利索了。还有就是好了以后会留下很多针眼伤疤。你愿意吗?”秀珠点了点头,“只要能保住我这条胳膊,什么都愿意。”启山笑了笑,“好,既然你愿意,过两天咱们就动手术。晓峰,你们两个也快点回家吧。你奶奶要等着急了。”晓峰对启山说道,“爸,对不起,昨天把妈的事情都和奶奶说了。”启山说,“唉,我都听你六叔说了,说就说了吧,你们快点回去多陪陪你奶奶吧,你妈这有我呢。”晓峰说,“那我们走了。”晓星对秀珠说,“妈,我和哥走了,明天下午还来看你。”秀珠笑着说,“哎,好孩子,快点回家吧。”

“妈,我来了。”晓星跑到医院的病房里对秀珠说,秀珠说,“你怎么中午就跑来了?吃饭了吗?”晓星摇了摇头,“没呢,妈,我来是告诉你们一件事儿。”晓星拿出了一张纸,“这是志愿表,我们老师说了到三年级的时候要分班,今年学校新开设了音乐班,我想报名。”秀珠说,“晓星,你考音乐班还得买乐器吧?你看现在咱们家的情况,你爸昨天去了撞我的那家,听你爸说他们家很穷,我的医疗费用都得咱们家出。”晓星许久没有说话,启山走了过来,“晓星,你要理解我们,知道吗?等以后我们有钱了咱们再上音乐班,好吗?”晓星说,“好了,别说了,我知道了。以后我再也不提了。”他说完转身离开了房间。

晓星回到了家,蹲坐在院子里,徐静走到他旁边,“晓星,你怎么了?怎么在这哭呢?”晓星抬起头,擦了擦眼泪,“徐静,我妈他们不让我报考音乐班,说是家里没钱。”徐静在他身边坐了下去,“你们家不是很有钱吗?怎么说没有钱呢?”晓星此时的眼泪又流了出来,“我妈出车祸了,家里的钱都用在那上边了。”徐静说道,“你妈没事吧?”晓星点了点头。徐静继续说道,“那为社么不让撞你妈的人陪钱呢?”晓星说,“我妈说他们家很穷,现在还住着瓦房,家里边只有一个手扶拖拉机,还是租人家的。”徐静点了点头,说,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你应该理解你的爸妈,不让你报考就不报考呗,你看我都没考。”晓星说,“可,可我喜欢音乐,还有听说音乐班全是优秀学生。”徐静伸手拉住了晓星的手,“晓星,我爸妈说,不管以后在哪个班上课,哪个老师讲课,只要你认真学习,考出的成绩不比其他人差。我知道你喜欢唱歌,但是我们现在以学习为主,等我们都长大了,你就知道学习的重要性。那时候你再学音乐也不晚。”晓星看了看徐静,“真的吗?可我笨,这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了,上课老跑神。”徐静说,“是因为你妈吗?不用担心,你妈会好起来的,我要回去吃饭了,你也快回去吧。”晓星点了点头从楼梯上站了起来,“谢谢你,徐静,再见。”

“妈,你住院已经三个月了吧,今天终于可以回家了。”晓星依偎在秀珠的怀里说。秀珠搂着晓星,“是啊,妈妈早就在医院待烦了,不过还好,我的胳膊是算保住了,不过就是太难看了。”晓星看了看秀珠的胳膊,胳膊腕全是针眼,晓星用手轻轻的摸着,抬起头问秀珠,“妈,你还疼吗?”秀珠笑了笑,“乖儿子,不疼了,好了,我们也别在这里坐着了,回家吧。”
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确定
打赏
464书币
打赏
打赏
  • 100书币
  • 200书币
  • 300书币
  • 500书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