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
9
A+
赤金/暗黑
墨绿/若竹
墨绿/赭石
灰白/深灰
亮白/暗蓝
暗红/淡粉
第十五节 周末

晓星一个人坐在沙堆上,看见有个人走了过来,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沙粒,“徐静,你看到吴孩儿他们了吗?”徐静摇了摇头,“没有,我也正纳闷呢,今天是礼拜六怎么连个人也没有。”晓星走了过来,“那我们去找找吧?”徐静笑了笑,“不了,快要吃饭了,你去找他们吧,我吃晚饭就去找你们。”晓星看着她,“恩,那好吧,我找到他们后去找你。”

晓星走到院子里的一个角落里,听见有人在说话,他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,那些人听到有脚步声连忙把手背到了身后,“原来是晓星啊,你把我们吓死了。”说话的是吴军,晓星看了一下四周,“原来你们都在这里啊,你们在这里干嘛呢?我怎么闻着有股味啊?”吴军从身后拿出了一支烟,“我们在学吸烟呢,呵呵,你也来一根。”晓星接过了这支又长又细又白的东西后,用打火机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,“咳咳,咳咳,它怎么这么呛啊?”说完就把这支烟扔到了地上,吴军赶紧从地上捡了起来,“你看你,不吸就不吸呗,干嘛这么糟蹋啊。”晓星擦了擦呛出的眼泪,“他们呢,没有和你们在一起吗?”吴军笑着说,“他们去这后边了,听说那里有条河,他们先去探探路。”晓星说,“是吗?后边有条河啊,那我们也去吧。”吴军和徐辉赶紧拉住他,“你要去哪啊?不是说了吗?他们去探路去了,一会就回来了,咱们先等会儿。”正说着,丁飞和杜伟从那堵墙上跳了过来,丁飞笑着说,“我们找到路了,走吧,现在就去吧,哦?!晓星也来了,和我们一块去吧?”晓星点了点头,“恩,我就是在等你们回来呢。”杜伟走到吴军的面前“给我一根烟。”他点燃了一根烟,深深的吸了一口吹到了晓星的脸上,“你也要去?你吸烟了吗?没有的话就别和我们玩了,知道吗?”晓星连忙说,“吸了,好了,走吧。”杜伟看了看吴军,吴军笑着说,“他吸了。”杜伟点了点头,“恩,你既然吸过了,那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,谁要把我们今天的事情给说出去,一定让他好看。”晓星脸憋得红红的,“你以为我是吓大的吗?谁怕谁啊,再说了,我是那种人吗?”杜伟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当真了?和你开玩笑的,走吧,去河边,那里有很多螃蟹,还有农地,里边还有很多红薯。我们一会儿烤着吃。”说完一个个从墙的这边翻到了墙的另一边。

晓星他们终于到了这条河,四处都被芦苇遮盖着,夕阳印趁着河面把这条小河衬托的格外漂亮,晓星翻开了一个大石头,“你们过来看啊,这里有好多螃蟹,快点过来。”他们听到后都纷纷的从河的四处跑了过来,吴军伸手就向一只最大的螃蟹下了手,“哈哈,我抓住了,这个可真大。哎呦”此时他手中的螃蟹狠狠的钳住了他的大拇指,晓星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活该,谁让你找最大的,你别动。”晓星说完轻轻的把那只螃蟹的“大钳子”给卸了下来,吴军瞪了他一眼,“你还有脸笑,刚才我们都伸手抓了,你怎么不抓啊?你去把我们刚刚挖出的红薯拿过来,咱们现在都把他们烤了吃,唉哟,饿死了,今天我要吃这只大螃蟹,报我的仇。”晓星笑着摇了摇头,“我去就我去,谁让你下手那么快,活该。”说完已经跑走了,吴军此时气的俩眼通红,丁飞笑着说,“看把你给气的,咱们都是兄弟,和你开玩笑的。哎,晓星,你快点,都饿了。”晓星抱着五六个红薯走了过来,扑通一声全扔在了地上,“饿死你们才好呢,总是合伙欺负我,哎,先别急着吃,等烤熟了再吃。”徐辉笑着说,“我这不是饿了吗?先吃一个。”晓星摇了摇头,用打火机点燃了放在地上的一堆柴,他把红薯插在一根长长的木棍上,放在搭好的架子上哼起了小曲,吴军看着晓星说,“你还挺聪明的,谁教你用这办法烤的?”晓星瞪了他一眼,“你平常不看电视啊?”晓星刚说完,大伙哈哈的笑了起来。吴军脸色红红的说,“有什么好笑的,我这叫不耻下问,天也快黑了,咱们赶紧吃了后走吧,听说这带有狼。”他说完后周围特别安静,只有蛐蛐长长的叫声,他们各自屏住了呼吸,细细的听去,“咕噜噜,咕噜噜”的声响,他们几个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只听见“啊,”的一声,他们从河边跑向了大路。吴军坐在了路中间,“唉哟我的妈啊,吓死我了,咱们快点回家吧,哎,可惜了咱们今天胜利的果实。”晓星笑着说,“还胜利的果实呢,刚才是谁叫的最大声,是谁跑在最前边的?真的有事发生跑的比兔子还快。”吴军伸手挠了挠后脑勺笑着说,“我这不是害怕吗?咱们快回家吧,我都快饿死了。”这时又传来了“咕噜噜,咕噜噜”的声音,他们都要起身跑的时候,晓星突然笑了起来,“哈哈,我知道那个声音是什么了。”杜伟连忙问道,“是什么?”晓星用头指向了吴军的肚子,“喏,那不是吗?”“咕噜噜,咕噜噜。”吴军此时的脸色火辣辣的,他低下了头,杜伟看着他说,“好啊你,原来是你在吓我们啊?”吴军抬起头,笑着说,“嘿嘿,我这不是饿了吗?”杜伟又继续说道,“那刚才怎么就你跑的快?”吴军依然死皮赖脸的笑着说,“我看天都快黑了,咱们要等到那些东西等咱们吃完天已经黑透了,我怕黑。所以就编了个故事吓吓你们,谁知道我的肚子也这么争气。”丁飞笑了笑说,“好了,既然都这样了,咱们还是快点回家吧,我们的爸妈肯定现在都等急了,哎?对了,明天我们还有一天休息,一起去山上怎么样?”他们纷纷都点了点头,晓星说,“明天早上9点,我叫你们。”他们异口同声的说,“恩,好,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。”

次日一大早,晓星就把他们全叫了出来,他们走在了上山的路上,吴军跑到了晓星的面前,“晓星,你怎么把徐静也叫来了,她肯定会告密的。”晓星笑了笑,“放心吧,我了解她,她不会说的。再说了,不都是朋友吗?”吴军又看了看丁飞,跑过去小声的说“徐静能和我们一起去吗?她要是知道我们学会吸烟,肯定要告密。”丁飞瞪了他一眼,“我看,要告也是你告。”吴军此时显得特别灰心丧气,徐静疑问道,“晓星,吴孩儿怎么了?你们刚才在那嘀咕什么呢?”晓星笑着说,“没说什么,只是有些人真的快要变成小人了。”他说完大家哈哈的笑了起来,笑声回荡在绿油油的山间小路上,树上的鸟儿此时也在树上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,好像在说,“这些小朋友们真像小大人,一个比一个机灵。”

太阳已经照在了他们的头顶上,知了在树上“知了知了”的叫个不停,徐静擦了擦汗走到晓星跟前,“晓星,你还有水吗?我快渴死了。”晓星在徐静眼前摇晃了下手中的空水壶,他看了下四周,山的半山腰有个游泳池,晓星站了起来,指着那个方向,“你们看,那里有个游泳池,我们过去吧。”他们顺着晓星的手指找到了那个地方,此时各自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,一个个跑下了山,直向游泳池的地方奔了过去。晓星趴在池子旁边一头载了进去,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,徐静赶紧拉住了他,“晓星,你在干嘛呢,这水能喝吗?脏死了。”晓星把头从伸出了水面,“嘿嘿,不管它了,不过这水喝着很甜,你们真的不喝吗?再不喝就要渴死了。”吴军屡了屡自己的衣袖,像是下定决心似的“豁出去了,喝!”说完也把头伸到了水里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。就这样一个接一个的喝了别人的“洗澡水”,徐静站在池边摇着头看着他们,“哎,早知道就不和你们一块上山了。”晓星笑着说,“没办法,谁让我们都是第一次来这呢,身上也都没带钱”
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确定
打赏
464书币
打赏
打赏
  • 100书币
  • 200书币
  • 300书币
  • 500书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