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
9
A+
赤金/暗黑
墨绿/若竹
墨绿/赭石
灰白/深灰
亮白/暗蓝
暗红/淡粉
第十六节 分岔口(一)

春天得清晨是明亮的,舒爽的,可是晓星总也提不起劲,小小得脑袋上架了一副大大得眼睛,走在路上时不时的用手推下眼睛,晓星转过了身子,“晓雨,你快点,总是这么慢吞吞得,再不走快要迟到了。”晓雨向前跑了几步,过会儿,晓星又一次停了下来,“晓雨,你怎么这么慢啊,快点啊,你想急死我啊。”晓雨依旧向前跑了几步跟了上来,晓星看了看手腕的表,回过头来,晓雨和他相差几十步,晓星眉头邹了邹,反身走了回去,使劲得拽着晓雨得胳膊向前拉,“你走不快是吗?好,我来帮你。”晓雨往回拽着晓星,眼泪已经湿了眼眶,“二哥,疼。”晓星继续说道,“现在知道疼了吗?晚了,你再不走快上学要迟到了。”晓雨哇哇的哭了起来,“我这不是一直跟着你后边吗?你只管走就行了,我又丢不了。”晓星“啪”的一下打在了她得后背上,晓雨坐到了地上大声的哭了起来,晓星有些生气了,“好,你不走,是吗?我走,我可不想被老师骂。你在这吧,小心别人把你卖了。”晓星说完就要转身离开,晓雨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,拽着晓星得衣角“二哥,你等等我,我走还不行吗?不过你走的好快,我根本就追不上你。”晓星说,“走不快也得走,要不我们都要被各自的老师骂。”

老师坐在讲台上看着晓星从教室外走了进来,“晓星,你给我站住。”晓星站在了门口,小声的说,“老师,我这不是没迟到吗?还差5分钟呢。”老师眉头微微得邹了一下,“现在你们已经是四年级的学生了,到现在还不知道学习得重要性吗?再过两年你们都要上初中了,到那时学习更紧张,现在都没养成早到的好习惯,等你上初中了就永远追不上班里得同学。哎,好了,坐回去吧,看到你我就心烦。”老师又对同学们说,“现在还有几分钟的时间,大家趴在桌子上休息会吧,一会儿我们开始上课。”晓星趴在桌子上一会儿把眼镜摘了,一会儿又带上,这时他的组长把嗓门提的很大,“朱晓星,你干嘛呢?要么你带上,要么你就不带,老师让你休息你就这么休息的吗?”她说完后又看了看老师,得意得趴在了桌子上,晓星没有说什么,把眼镜带在了头上,小声的嘟囔着,“我带还不行吗?不就是个组长吗?有什么啊?”

老师在讲台上敲了了几下桌子,“好了同学们,现在开始上课,请把书本翻到52页。”老师看了下同学们,“请学习委员来读一下这篇文章。”班长站了起来顺利得把这篇文章给读完了,老师说,“不错,不过中间又一个字读错了,‘嗯’这个字不应该念(en)应该念(eng),也不对,应该念(en,g)。”此时班里得同学在教室里纷纷议论了开,老师拿着教鞭在讲桌上敲了几下,“安静下,不管怎么念,就是不应该念(en)知道吗?你考试时也要记住。”晓星笑了笑趴在桌子上小声的说,“语文老师都不知道怎么念还怎么当老师呢,念‘恩哥’,还‘恩爸’呢。”老师似乎听到了他说的话,“朱晓星,你说什么呢?站起来,你来读一遍。”晓星摇摇晃晃得站了起来,“恩哥”晓星还把那个‘哥’的字拉的很长很长。此时班里的同学都哈哈得笑了起来,老师此时得脸已经憋的发红了,她似乎是用喊的,“朱晓星!好,很好,你已经不用上我的课了,出去。”晓星听到后,马上的从自己得座位上走到了门口,回头对着老师笑了笑,然后随手把门“啪”的一声给关了起来。晓星此时蜷坐在教室外的台阶上,心想:“这个学校真是当初说的那么好吗?怎么每个老师都这样?我,以后会考上大学吗?还是,我真的错了?”

下午的语文课上,晓星的脖子好像被谁掐住一样,心脏也跳动的特别快,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,他出着长长的气,一直看着老师,希望他能看到自己此时是多么难受,可是老师的眼神从他身边经过了无数次,都好像没有看见一样,只管讲他自己的课,晓星摸着自己的胸口为自己不停的纾解气息,心想:“看来真的是我错了,一个坏学生的生命在老师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。自认倒霉吧,真希望能快点下课让我趴在桌子上好好的休息休息。”就这样,晓星一直坚持到下课,他的同桌问他,“上课时你怎么了,看你很不舒服,脸色很白,你没事吧?要不和老师请个价吧。”晓星趴在桌子上慢慢的抬起头,笑了笑,小声的说,“哼,老师肯定不会批我的假,再忍忍吧,我没事,谢谢你。”晓星的同桌连忙把晓星拉了起来,“你现在就回家吧,我和老师请假,我也没有见过这样的老师,上课你都那样了,我就不信老师没看见。你回家看看吧,出什么事情,我替你顶着。”说完已经把晓星拽到了教室外边,晓星看了看她,“谢谢你。那我回家了。”他得同桌笑着说,“不用客气,快点走吧,一会儿要上课了,你就走不了了。”晓星向她挥了挥手离开了学校。

晓星静静的躺在床上被各种仪器来回扫描着,秀珠坐在晓星的床边,“医生,我孩子得的什么病?他怎么会呼吸困难呢?”医生说,“你孩子以前得过肺病吧?不过没事,平常多注意休息,注意营养就行,偶尔陪着你孩子多说说话,你看。”医生说着把一张图片递给了秀珠,“这是他得心脏扫描结果,心律不齐。”秀珠一直紧凑的眉头松了下来,“那谢谢医生了,不过我的孩子今年才11岁,怎么会得个心律不齐。”医生笑着摇了摇头,“这要问你孩子了,不过你放心,孩子还小,他得这个没一点事。”医生说完离开了检查室,秀珠轻轻得捏了一下晓星的鼻子,“你这个小大人,每天都在想什么呢?还得了个心律不齐。这个周末我们一块出去玩玩,放松放松。”晓星笑着说,“哦,出去玩咯。”他搂着秀珠的脖子说,“妈,不过你放心吧,我没事,你看连医生都说我没事。可能那天早上起来太早了吧。不过,你真是我的好妈妈。”晓星说完在秀珠的脸上使劲得亲了一口。秀珠哈哈得笑了起来,用手指头轻轻得戳了一下晓星得眉头,“小鬼头,没事就好,走咯,回家去。”晓星突然拉住了秀珠“妈,我差点忘了,这个周末老师让我们去班长家里补习功课。”秀珠笑了笑,“那我们就已学习为重,等你们这次考完试再出去玩。”晓星点了点头拉着秀珠的手回到了家里。

“晓星?!下这么大的雨你怎么在这里站着?”徐静一边拽着晓星一边说着,晓星甩开了徐静的手,“你别管我,我想让自己好好清醒清醒。”徐静把手中得伞扔在了地上,“好,你想淋雨是吧,我来陪你。”晓星看见徐静站在了他的身边,用手抹了抹脸上得雨水,拉着徐静进到了楼洞里,“徐静,你怎么这么傻。”徐静看着晓星笑了笑说,“你才傻呢,我要不陪你淋谁知道你会怎么样。好了,先不说这个了,说说你吧。”晓星说,“说我什么?”徐静收起了脸上的笑容,“你说呢?”晓星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,“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就是心里难受。”徐静伸手捋了捋晓星头发上的雨水,然后坐在了楼梯上,就这样一直看着晓星等待着他能告诉答案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,晓星叹了口气,“好吧,既然这样我就告诉你吧,这两天我们班里一部分同学去班长家里补习功课,有个女生两天都没去,听说到晚上那个女孩去了趟他家,还给他买了一些水果,还对班长说‘希望不要告诉老师这两天没去’,当时班长答应了,可是到了第二天在学校的时候班长却给老师告了状,说是两天都没去他家,可是送给他水果的事情他一句都没提。你说,班长怎么这样啊?难道这就是老师心目中的好学生吗?”徐静拍了拍晓星的肩膀说,“我先问你几个问题可以吗?”晓星看着她,点了点头。徐静继续说道,“我想知道,你是怎么知道那个女生晚上去了他家还给他买了水果?”晓星说,“听一个同学说的,那天他刚好还在他家里没走。”徐静眉头轻轻的邹了一下,“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了,不过你一定要记得,老师眼中的好学生是首先要学习成绩好,如果成绩好不你在怎么努力也只是个差学生。”晓星摇着头说,“这不公平,这不公平。”说完眼泪已经从眼角流了下来,滴在了地上,徐静拿出兜里得手帕在晓星的脸上轻轻的擦拭着,“晓星,别哭了,你是男孩,要学会坚强,只有学会坚强长大后才能做一个好男人。你也别想那么多了。”徐静停顿了一下,看了看晓星继续说道,“如果你想让你的老师听听你的意见的话,首先要把成绩搞上去,如果你一直走下坡路的话,我想你永远是老师心目中的差学生。”晓星抬起头瞪着徐静跑出了楼道外,“我是差学生怎么了?那你以后就别和我这差学生玩了。”晓星站在雨里摇着头笑了笑,“哼,我是笨,学习不好,我也是差学生,好了,从今天起,我们不再是朋友了,你也不要再理我了,容易把你带坏。”徐静站在楼道里看着晓星像发了疯一样喊着,她想要说什么张开得嘴又合上了,只是简单的说了句,“再见。”晓星抬头仰望着天空,任雨水在脸上肆意的拍打着,时间过了许久,晓星无助的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。雨已经慢慢的停了下来,晓星擦了擦脸上的泪水,“我怎么了?心,为什么会这么痛?”

“晓星,你怎么坐在地上,你看你,全身都湿了,快点回家去。”晓星抬起了头,从地上站了起来,“哥,我没事,我的事不用你管。”晓峰笑了一下,“呵,你的事我不管谁管。”晓星看了看他说,“你又不是我的家长,凭什么管我,我不用你管。”“你再说一句?”晓峰的这句话几乎是用吼的,晓星此时的身子猛的哆嗦了一下,“你凭什么多我大吼大叫的,我说过了,我的事情不用你管。”晓峰伸出了一脚踢在了晓星的腿上,晓星抱着腿哭了起来,晓峰露出了后悔的表情,连忙扶住了晓星,“你没事吧,走,回家去。”晓星甩开了晓峰的手,“走开,我不用你管,我自己回家。”晓峰啪的一巴掌打在了晓星的脸上,“你现在怎么学成这样了?”他一边拉着晓星一边说,“走,回家去。我就不信我管不了你了。”
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确定
打赏
464书币
打赏
打赏
  • 100书币
  • 200书币
  • 300书币
  • 500书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