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
9
A+
赤金/暗黑
墨绿/若竹
墨绿/赭石
灰白/深灰
亮白/暗蓝
暗红/淡粉
第六节 烦恼

晓星放学回到家里,看到床上躺着一个人,他吓呆了,过了好一阵子,“妈,你怎么了?”晓星摇晃着躺在床上的秀珠,秀珠脸上和身上特别的脏,软绵绵的躺在在床上,嘴里不停的说着,“哎呦,难受。”晓星转过头对启山说,“爸爸,我妈怎么了?身上为什么这么脏,我叫她,她为什么不理我?”晓星说完就哇哇的大哭起来,启山叹了口气,摇了摇头,从沙发上站了起来,“晓星,你妈喝多了,我也是刚刚知道的。哎”启山说完又是连连摇头。晓星边擦眼泪边对启山说,“爸爸,妈妈从来不喝酒的,她为什么要喝酒啊。你们是不是吵架了。”启山叹着气说,“晓星啊,我厂里要分房子了,可是我们家里没钱,你妈也是没有办法。”晓星歪着头说,“那喝完酒就能有钱了?那我也喝去。”启山连忙拉着晓星,“你给我回来,你妈是愁的,她借不了钱。眼看就要把好的房子分完了,真要这样下去怎么办啊。”启山说着走到秀珠身边摸着她的脸。启山转过了身,“晓星,去给你妈端盆水,再拿条毛巾,你妈也不知道在那里打滚了,浑身上下都是黑的。”晓星听完马上就去接了盆水端了进来,“爸爸,你歇着吧,我给妈妈擦脸。”晓星说着已经把拧好的毛巾在秀珠脸上擦拭着,“妈,晓星今天来给你洗脸,晓星洗的脸可干净了,妈,你难受吗?和晓星说说话好吗?妈,你说话啊?”启山把晓星抱了起来,“晓星,你妈醉了,人要是醉了,是听不清你和她说什么的。晓星,饿了吧,走,爸爸给你做饭去,让你妈妈好好的睡睡,明天就好了。”晓星拽开了启山的怀抱,“我不,我要陪妈妈。”启山无奈的摇了摇头走出了卧室。

“晓星,我昨天是不是吓着你了。”秀珠把晓星抱在怀里对他说,晓星点了点头,“妈,以后你别喝酒了,我老师说,喝酒喝多了对身体没好处的。”晓星伸出了手擦了擦秀珠眼角的泪,“妈,别哭了,咱们买不到房还在这里住,等我以后赚了钱给你们买大房子。”秀珠泪水填满了盈眶,“好孩子,你只管上学,好好学习吧,家里的事你不用管。爸爸和妈妈一定会想办法的。到时候我们买了房,住在了新城里,你就可以去那里上学了,接受更好的教育。”晓星一边擦着秀珠的泪水,一边说,“妈,我不想转学,李老师对我很好,而且这里有我很多好朋友,我们要是搬家,我都没人玩了。”秀珠轻轻的捏了下晓星的鼻子,“就知道玩,呵呵。”“成天就知道喝酒打牌,家里的事情你也不管管。”秀珠坐在床上对启山说。启山端起了一杯水喝下了肚,“我今天是借钱了,是喝酒了吗?”秀珠有些生气的说,“你那是借钱了吗?你借到钱了吗,每天就知道和你那些狐朋狗友喝酒打牌,我看你一分钱没借到,输了不少吧。你给我分的两万块钱都快把我逼疯了,每天东奔西跑的为邻居,亲戚借钱,你到好,每天喝酒打牌。”秀珠说完呜呜的哭了起来,晓星被他们吵醒了,站在门口哭着说,“爸爸妈妈,你们最近怎么总吵架。爸你以后就别欺负我妈妈了。”秀珠走到了门口抱起晓星说,“你看,孩子都知道你都干的什么事情,再这样下去日子真的没法过了。”启山把手中的杯子啪的仍到了地上,“我都干什么了,你在借钱我也在借,他小孩子懂什么,晓星,快睡觉去,这没你的事。”说完就要把晓星往屋外抱,秀珠赶紧拦住了启山,“你干什么,我们也让晓星听听,看谁对谁错,看看他的爸爸每天都在外边干什么。”启山此时就像发了疯似的把秀珠推到了地上,秀珠坐在地上痛哭了起来,随手抓起了一个坠子,“好,朱启山,我跟着你真是跟瞎了,我一心一意为这个家着想,你都不信,今天我让你看看我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。”她说完就要用坠子在自己的心口处划去,启山见状马上把晓星放在了地上夺掉了秀珠手中的坠子,“你疯了!”秀珠坐在地上哭着说,“我是疯了,就是让你逼疯了。”启山拿到坠子后把它仍到了一边,“你闹吧,我走了。”秀珠拉着启山,“你去那?这个家你到底要不要了?好,你不要咱们都不要。”说完就都要往屋外走,晓星拉着爸爸和妈妈的衣服说,“爸爸,妈妈,你们不要走,晓星不让你们走。你们别吵架了,晓星不哭了,晓星不再惹你们生气了。”秀珠把晓星抱到了床上,“晓星,乖,快睡吧,爸爸和妈妈谁也不走,也不吵架了,快睡吧,明天也不吵架了,快睡吧,明天还要上学呢。”

秀珠刚说完就听到“啪”的一声响,启山关着门走了。秀珠连忙把晓星放到了床上,“晓星,乖,听话,你爸爸今晚酒喝的多了,妈妈去找你爸爸。”晓星使劲的拉着秀珠的衣角,“妈妈,我也去,和你一起去找爸爸。”秀珠擦了擦眼泪,挤出了点笑容,抱起了晓星就往屋外追,一直到公路两边的麦地里才追到启山,“朱启山,你给我起来,你躺在人家的麦地里怎么办,回家睡觉。我们明天再说。”秀珠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启山,启山还是动也不动的躺在麦地里,公路边走过来两个女孩,秀珠说,“喂,小姑娘们,请你们帮帮忙,我丈夫喝多了,我一个人拉不动他。请你们帮我把他拉起来吧?”那两个女孩看了看说,“你们快点走吧,都把人家的麦地弄毁了。要是麦地的主人来了,一定让你们赔钱的。”启山坐了起来,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大叠一百元的人民币说,“老子有的是钱,不用你们管,滚。”那两个女孩听话后连忙跑着离开了。秀珠坐在了地上,“你借到钱了?”启山把钱装进了口袋里,“恩,借到了,但是你一直没有给我说话的机会,总是在叽叽喳喳的说个没完。”

秀珠扑哧的笑了起来,“好了,好了,我错了,你也有错,以后不要喝酒打牌了。咱们回家吧,晓星明天还要上学呢。”启山摇了摇头,站了起来,“晓星,对不起爸爸错了,走,乖儿子,我们回家去。“晓星拽开了爸爸的手,”如果以后你再和妈妈吵架就不准再碰我。“启山呵呵的笑了起来,”好好,以后我们不吵架了。“说完就要抱晓星,晓星又一次拽开了启山,”爸爸,你身上好脏,我给你拍拍吧。“启山热泪盈眶,”唉,乖儿子。走,我们回家去。“晓星此时把小指头伸到了启山脸前,”拉勾勾,以后不许再吵架了。“启山用两只手摸了下晓星的脸笑着说,”小鬼头。“爸爸错了,走,乖儿子,我们回家去。”晓星拽开了爸爸的手,“如果以后你再和妈妈吵架就不准再碰我。”启山呵呵的笑了起来,“好好,以后我们不吵架了。”说完就要抱晓星,晓星又一次拽开了启山,“爸爸,你身上好脏,我给你拍拍吧。”启山热泪盈眶,“唉,乖儿子。走,我们回家去。”晓星此时把小指头伸到了启山脸前,“拉勾勾,以后不许再吵架了。”启山用两只手摸了下晓星的脸笑着说,“小鬼头。”
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确定
打赏
464书币
打赏
打赏
  • 100书币
  • 200书币
  • 300书币
  • 500书币
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