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-
9
A+
赤金/暗黑
墨绿/若竹
墨绿/赭石
灰白/深灰
亮白/暗蓝
暗红/淡粉
第七节 新家

秀珠用钥匙打开了房门,“晓星,你看这以后就是咱们的家。”晓星站在门口打量着周围,三室一厅的住房,85平米的面积,阳光照进客厅,使它格外宽敞明亮,秀珠指着走廊旁边的卧室说,“这间是给你奶奶的,到时候把你奶奶从老家接来和我们一起住。哦,还有,你妹妹也要上幼儿园了,到时候和你奶奶一起住。”晓星高兴的拍了拍手,“哦,好哦,又可以和奶奶一起住了。”晓星穿过奶奶的房间走到凉台,扶手遥望,与家属院大门只差几尺,“晓星,来看看我和你爸爸的房间。”晓星从奶奶的房间走出,他转下身子,看见秀珠正在一张大床上坐着,“妈,你的这个屋子真大,比客厅大两倍。那我的房间呢?”秀珠笑着摸了摸晓星的脸,指了指卧室的门外,“喏,这个屋子旁边就是你和哥哥的,快去看看吧。”晓星听完,跳下了床跑到了属于他和哥哥的小窝,晓星站在门口,对秀珠说,“妈,为什么我和哥哥的房间是细长的,你们的房间确实方型的?”秀珠笑了笑,“你和哥哥住的属于小卧室,窗户外是咱们院最安静的地方,这样你们学习才不会被打扰。”晓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秀珠把一杯水递给了晓星,“看你跑的一身汗,来把它喝了。”晓星喝过后对秀珠说,“妈,那个是厨房吗?”他指着客厅左边的一个小房间说。秀珠说,“恩,小是小了点,到时候我们把厨房旁边的凉台给扩充了,这样以后做饭就宽敞多了。”晓星摇晃着秀珠说,“妈,厕所在哪,我憋不住了,”秀珠笑着说,“这孩子,在大门口,打开门就是了。”晓星听后马上跑了进去,“妈,这厕所里怎么还有一个大盆啊。”秀珠回答道,“那个是洗澡盆,哦,对了,以后别再说厕所厕所了,难听死了,它应该叫洗手间。”晓星回到卧室,依偎在秀珠的怀里,“妈,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住了吧?这里太好了。”秀珠轻轻的拍打着晓星的肩膀,“恩,这里啊,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。”“妈,电视背到新城的家了,我怎么写日记啊?”晓星拿着铅笔摇晃着对秀珠说。秀珠边织毛衣边说,“日记不一定要写动画片里的故事情节,你也可以写其他事情啊。”晓星撅着嘴说,“老师说今天必须写这样的日记。”秀珠无奈的说,“那你就编个吧,还写你那个特种部队,你不是挺会写那个嘛。”晓星听后笑了笑埋着头写下了今天的日记。

“晓星,该你了,念念你的日记吧。”晓星慢吞吞的站了起来,“老师,我……没写。”李老师瞪了一下眼,“晓星,你可是从来都没不完成作业过,昨天干什么去了?是不是又帮你家里搬东西了?”晓星微微抬起了点头,看了看李老师,“没,没,老师,其实,我写了,不过不是昨天的日记,我把以前的日记又重抄了一遍。”李老师有些生气的说,“什么?你把以前日记改了改日期?朱晓星,你现在怎么变成这样了。”她刚说完就听见,“老师,你误会晓星了,他不是那个意思,”同学们一起对老师说。李老师说,“不管是不是,今天下午放学把拼音的二十四个字母默写100遍再回家。”晓星听完眼泪啪嗒啪嗒的地在了书本上,滴在了书桌上。下午放学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,李老师站在门口对晓星说,“晓星,你知道老师为什么要这么对你吗?”晓星点了点头,“恩,老师,我知道,我家要搬家了,以后就不在这里上学了,要去新城上了。”李老师擦了擦眼泪走到晓星面前坐了下来,“哎,老师是舍不得你啊。也不知道你到了新的学校会怎么样,晓星,不管以后在那里上学,都要好好学习,如果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回来找我,我还给你补习。”晓星哭着说,“李老师,谢谢。我不会忘记你的。”

李老师使劲的抱着晓星,“哎,好孩子,好了,咱们不哭,你爸爸在厂里已经等急了吧,你收拾收拾快点和你爸爸一起回你新家吧。”晓星擦了擦眼泪,“恩,老师再见。”“晓星,你怎么才来啊,你爸爸早就走了。”启山厂里的同事看到晓星说。晓星笑了笑,“你们骗人,我爸说了,我不来他是不会先走的。”那些人又继续说道,“不信你自己去找找啊。”晓星听后马上跑到了启山的办公室,门锁着,晓星站在门口喊了几声,里边没人,晓星跑到了厂长办公室,“叔叔,见到我爸爸了吗?”厂长站了起来,“哦,是晓星啊,刚才我还看见他了,你再找找吧。”晓星找遍了整个厂没有见到启山的踪影,走到厂里大门的时候,晓星见到了一个人,“封祥哥,你看到我爸爸了吗?”赵封祥是晓星的一个远房表亲,他说,“我看到你爸爸骑车走了啊,你现在也许能追上他。”晓星听后转身跑了出去,嘴里还说着,“谢谢。”

晓星跑了很长时间都没有见到启山的踪影,天越来越黑,他背着沉重的书包,紧靠着一点点的记忆一步一步的走在回家的路上,“小朋友,你真的自己走回来了啊,我知道你的家在哪里,来坐上我的车我带你回家。”一个骑着自行车的中年妇女对晓星说道。晓星看了看她,心里寻思着,“我好像从来不认识她,不会是骗我要把我给卖了吧。”晓星想到这里心里猛地打了一下冷汗,他连话都没和那个女人说,连忙拔腿就跑,天空阴沉沉的,没有月光,没有路灯,晓星跑到了一条胡同内,使劲的敲着大门,“妈,妈,是我,开门。”这时院内传来一阵狗的叫声,和一个女人的声音,“谁啊?”晓星想:“糟糕,这里不是我家,敲错门了。”他拿起书包头也没回的跑出了这条胡同,晓星坐在路边上,看着过往的车辆,“妈妈,爸爸,你们在哪里?”晓星想到这里眼泪不经意间流了下来,就这样他坐在那里整整的哭了半个小时,晓星哭累了,他擦了擦眼角泪,对自己说,“朱晓星,你是最棒的,一定能找到回家的路,恩,应该这样走这条路,哎,这里太黑了,自己唱首歌壮壮胆吧。”就这样,晓星凭着记忆,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家,晓星站在楼下,看着家里灯亮着,仰起头喊了起来“妈,妈,我回来了。”

秀珠此时正在厨房做饭,她走到了凉台,“晓星回来了,你们怎么回来这么晚啊,快点上来吃饭吧。”晓星听后马上跑到了三楼,回到了自己的家。他走到了客厅做了下来,秀珠从厨房走了出来,“晓星,你怎么了?脸怎么那么脏?咦,你爸爸呢?”晓星此时好像受尽了很大的委屈,哇哇的哭了起来,秀珠连忙走到他跟前,“晓星,怎么了,你爸爸呢?他为什么没和你一块回来?”晓星哭着说着把回家路上的经过都告诉了秀珠。秀珠听完后脸已经涨的发紫,“等你爸回来我再说他,好了,你快洗洗脸吃饭吧。”“秀珠,秀珠,晓星回来了吗?”

启山站在楼下大声的喊着。秀珠站到了凉台边,“你还知道回来啊,晓星也刚回来,你去哪了?”启山听后,把自行车锁了起来,走回了家,秀珠看到启山脸一会白,一会紫的“说,你去哪了?晓星来过这里只有两次,而且都是坐车,这次幸好晓星聪明还记得回家的路,这是没丢,要丢的话,朱启山,我和你没完。”启山叹了口气,挠了挠头发说,“晓星去的时候我正好出去办点事,不过我临出去的时候我和厂里的人说过了。哎,等我回到厂里后才知道晓星已经走了,我找了一路都没见到他,哎,不过还好,他自己回来了。”

晓星从卫生间走了出来“妈,爸,我这不是回来了吗?再说了也不能怪爸爸,都是他厂里的那些人,我会记得他们,恨他们一辈子。”秀珠叹了口气,“哎,总之回来就好啊。启山,你厂里的那些人以后也不要来咱家了。”启山叹了口气没有再说什么,晓星走到了他们身边,“哎呀,爸爸,妈妈,别再叹气了,虽然我只回来过两次,虽然老城比新城远20几里地,也不是让我走回来了吗?”秀珠用食指戳了一下晓星的头笑着说,“瞧把你给能的,好了,吃饭吧。”夕阳洒落在老城西区中,“刘磊,我要走了,以后不在这里上学了,我们家搬到新城了。”晓星坐在刘磊的旁边说。刘磊沉默了很久,“晓星,你真的要走吗?”“恩,我妈妈说已经在那里给我找了学校,而且已经把我的户口从老家转到了新城里。”“哦,那个学校比咱们这个好吗?”“恩,我去看了,学校很大,教室也比咱们的大,还亮,就是老师……”“那你还会回来吗?”“会的,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。你没事也要来找我玩。天已经不早了,我要和爸爸回家了,哦,对了,谢谢你这几年对我的帮助。”刘磊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灰,“没什么,谁让我们是最好的朋友,哦,对了,晓星,到了那边别忘了我。”晓星笑了笑,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,“我们有过约定,我一辈子不会忘的。再见!”刘磊看着晓星离去的背影,眼泪慢慢的从眼角流下。“晓星,对不起。再见了,我的好朋友。”“晓星后来才得知,在他家刚搬走的几天后,刘磊全家人也离开了这里,去了南方。”

看老师,“老师,不是我不喜欢算术,是因为我不太喜欢算术老师,她,总爱骂我笨,不过老师我特别喜欢你,你会好多好多东西,有好多好多的故事,我都想好了,以后我要像老师一样会写作,会讲很多好故事。不过,老师我笨,我算术有的时候脑子真的转不过那个弯。”李老师眉头邹了下,“晓星,谁说你脑子笨了,以后不许再这样说,我的学生都不笨,你更不笨,再说了,就算笨,也会笨鸟先飞啊,以后你放学后都来我家吧,我给你补习补习算术。”晓星一直低着头没有说话,听完老师的话后只是简单的点了点头。老师拍了拍晓星的肩膀,“好了,去玩吧。”晓星听后跑到门口的时候,他转过头,“老师,谢谢你。”

长按识别作者授权公众号继续阅读
由于版权问题,
请扫下方二维码继续阅读
长按上图识别二维码
确定
打赏
464书币
打赏
打赏
  • 100书币
  • 200书币
  • 300书币
  • 500书币
取消